夜晚很快来临。

    江林夕和兰泽刚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饭香。

    “小梦回来了,小泽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泽哥!”

    江逸说“嗯,回来了呀,快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,江林夕对兰泽说“泽,尝尝这道菜可好吃了,二哥的厨艺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逸打趣江林夕说“你这么说,是说我你二哥跟我以前做的不好吃吗,不知道是谁上次吃的,路都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江林夕听到江逸掀他的黑历史,气呼呼的说“泽你不要听二哥乱说,上次就是一不小心吃多了。”还在小心上加重音,听起来就像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兰泽笑起来说“好,我知道了,不用解释。”

    江林夕看着他笑这么开心说“你笑得这么开心,怎么可能相信。”

    江越说“小泽,你就是给小梦过生日了,才回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兰泽摇了摇头说“不只是这件事我已经跟我父亲相认了这次回来是准备迁国籍,在外国定居。”

    沉默许久的**问“小梦,你告诉小泽那件事了吗?”

    正在吃饭的江林夕放下手中的筷子说“我还没有告诉泽,我不想那件事影响他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兰泽说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找我的那件事还没有完,看我看了新闻知道他和他父母断绝关系了,又被分为分身无分文的赶扫地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不知道他怎么找的资金建立起了一个小公司,生意越来越好公司的规模,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半年前,他找到我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,有没有你的手机号。当时我说了不知道没有,但他还是坚持每天找我。

    我当时想他一个总裁怎么这么闲就给了他找了许多麻烦,不过都被他很快摆平了。没想到有一个麻烦让他公司快倒闭了,他有五天没有来找我,我以为他公司倒闭了,但是还没有。